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 >

保姆抽打老人并让闻粪桶 中介称保姆无职业资格_0

58发布时间:2017-11-11 16:57 类别:教育 宁海新闻网

保姆抽打老人并让闻粪桶 中介称保姆无职业资格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保姆抽打老人并让闻粪桶 中介称保姆无职业资格play保姆抽打老人并让闻粪桶 中介称保姆无职业资格 向前 向后

  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93岁老人朱银弟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朱银弟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以上情景,是一段视频监控中的画面。另外一段视频监控显示,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强行让老人闻。

  罗小妹系朱银第子女为老人请的保姆。

  11月4日,家住湖南省常德市武陵区的殷文娟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其痴呆老母亲朱银弟被保姆罗小妹虐待,动辄就拖拽、抽打,甚至持刀威胁,罗还拿粪桶强行给母亲闻。而面对警方调查,罗小妹矢口否认自己的虐待行为。

  常德市广德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被鉴定人朱银弟的损伤,目前已构成轻伤一级。

  4日,常德市公安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罗小妹涉嫌虐待老人一案,正在走批捕程序。10日,澎湃新闻从常德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罗小妹虐待老人一事影响非常恶劣,目前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

  “跟我自己妈妈一样,我会照顾好的”

  10月24日,殷文娟93岁的痴呆老母亲朱银弟因骨髓炎引发心肺功能衰竭离世。就在老母亲去世前不久,殷文娟意外发现他们请来的保姆罗小妹,趁家人不在的时候,对老母亲实施虐打。

  安装在家里的监控,清晰地拍下了施虐的全过程。11月4日,殷文娟向澎湃新闻介绍了老母亲的遭遇。

  殷文娟介绍,老母亲今年年初身体状况还良好,平时吃饭能吃一大碗,能在家里行走。但因年龄偏大,再加上老年痴呆,所以保姆不太好找。殷家为此换了好几个保姆。直到今年9月9日,她们通过当地一家中介机构,找到了罗小妹,双方约定月薪两千元。

  殷文娟说,找保姆时,自己多次跟中介强调,不要年纪轻的,因为怕耐不住寂寞。

  受聘后的罗小妹,第一次来到家里时表态说:“你们放心,你们去忙你们的,这个跟我自己的妈一样,我会照顾好的。”

  因为有前一任保姆对老母亲动手的经历,以防万一,殷家特地在客厅安装了24小时的监控摄像头。

  “对保姆的要求就是照顾老母亲。”殷文娟说,保姆罗小妹在家,不需要买菜、做饭,“我们的要求就只要她看好老太太。家里对罗小妹有足够的善意,每天早上给保姆备着一碗肉丝粉,加两个煎蛋;晚上也有鸡肉之类的荤菜。”

  殷文娟介绍,哥哥在家主要是每天做早餐,包括保姆三个人吃,吃完就出去办事,大概下午三点多回来做晚饭。她认为,家里有实时监控,还有哥哥同住,可以放心。平时,她偶尔也会用手机查看监控,了解老人的情况,但没发现异常。

  监控下的虐待

  殷文娟说,原本以为老母亲能够在保姆的照料下安享晚年,直到孙女无意间打开手机实时监控,殷家看到了让人震惊的一幕。

  保姆正在抽打老母亲。殷文娟说,她们赶紧调取了之前的监控记录,发现老人几乎每天都被保姆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虐打。

  11月4日,殷文娟带着哭腔向澎湃新闻介绍,家人都希望老人家能长命百岁,所以请了保姆好好照顾她,“没想到妈妈这个年纪受这罪,儿女都不知道,我们真的没有尽到孝。”

  殷文娟说,9月9日聘请罗小妹来家里做保姆,监控第二天就显示她在家里对母亲动粗。

  澎湃新闻从殷文娟提供的数段监控视频里看到,罗小妹至少5次虐待老人,甚至用刀恐吓老人。

  其中一段监控视频显示,罗小妹手持一把菜刀气势汹汹地对老人说:“一刀一剁,一刀一剁。”老人回复:“别把我吓死了。”罗小妹答道:“我是不会吓你,你看我真的剁不剁。”

  另外一段监控视频中,罗小妹拿刀在老人的脸上拍。她说:“你放不放回去,你放不放回去。”老人被吓得双手发抖。

  殷文娟说,9月15日之前,老母亲还能够行走,因此在遭到罗小妹的虐待时,老人还能够进行一些反抗。

  监控视频显示,罗小妹拿了衣架出来,抽打老人。彼时,老人还能直立行走,便和保姆对打。罗小妹怒斥老人,“你搞得我赢啊?”被打得无力还手的老人,哭了起来。

  9月15日,朱银弟腿因为摔断受伤,只能够坐在轮椅上,没有反抗之力。

  澎湃新闻从家属处获取的视频看到,老人坐在轮椅上方便,罗小妹在给老人简单清理后,将沾有污物的纸巾直接放到老人的脸上。罗小妹甚至将接有污物的便桶放到老人嘴边,强行让老人闻。

  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

  9月17日中午,发现老母亲被虐待后,家人立即选择了报警。

  面对处警民警,罗小妹矢口否认曾虐待老人。民警在查看监控后将其带回派出所调查。

  澎湃新闻从家属处获取的一份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罗小妹因“采取用衣服抽打方式殴打受害人朱银弟面部导致受伤”,“缴纳罚款伍佰圆整;由常德市公安局武陵分局送常德市拘留所执行行政拘留十日。”

  9月18日,家属特地给老人做了法医鉴定,发现其全身有多处软组织挫伤。

  常德市广德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显示,经检查,结合常德市第一人民医院病历资料及影像资料显示,被鉴定人(朱银弟)右股骨粗隆间粉碎性骨折,及双上肢、右下肢多处软组织挫伤之诊断成立。其损伤系钝器性暴力所致(请结合视频显示及调查材料判定)。被鉴定人朱银弟的损伤,目前已构成轻伤一级。

  “太痛苦了,满身的伤痕,我们心痛得不得了。”殷文娟说,10月24日,老母亲因骨髓炎引发心肺功能衰竭不幸离世。

  中介称保姆无职业资格证

  对罗小妹虐待老人一事,老人邻居均表示惊讶。小区邻居称,不太熟悉,她(罗小妹)说话的声音还蛮大的。

  让殷文娟困惑的是,家人和罗小妹从未发生过冲突,她为何如此对待老人。

  当时把罗小妹介绍给殷家的这家中介负责人,也表示非常震惊。其表示,认识罗小妹的人,都表示不理解。

  该负责人介绍,罗小妹自称有17年的保姆从业经验,之前的中介公司曾推荐她到别的雇主家工作,“几年前给她介绍过一个雇主,后来到一个副局长家里,断断续续做了几年。”

  该负责人称,帮罗小妹介绍工作时只查看了其身份证,罗小妹并没有保姆证(家庭服务业职业资格证)。“现在常德市这个(保姆证)管得不是很规范,都没有这种培训机构。”前述中介负责人称,此前数次为罗小妹介绍工作过程中,没有接到过关于她虐待老人的投诉。

  殷家对监控视频反复查看,加上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果,她们认为,罗小妹欠老母亲一个说法。

  9月23日,在当地派出所组织的调解过程中,罗小妹仍坚持认为自己不曾虐待老人,拒不认错。

  10月24日,就在老人离世的同一天,罗小妹被当地警方再次拘留。11月10日,澎湃新闻从常德市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处了解到,罗小妹虐待老人一事影响非常恶劣,目前已被当地检察机关批准逮捕,案件仍在进一步审理。(注:文中罗小妹、朱银弟系化名)